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妖魔哪里走_ 305.封锁全县,寻找眉目(求订阅啊亲)-

时间:2021-02-24 00:2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305.封锁全县,寻找眉目(求订阅啊亲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徐大放出唤兵符,谢蛤蟆带着何耀子、何猛子两兄弟和几个孩童押着伥鬼周聊来到驿所。

    他在门口碰到王七麟,一看脸色便知道情况不妙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王七麟往后指了指,示意他自己进去看。

    他以前见过死人,也杀死过人,但都是小规模的情况,顶多是抓人贩子的时候下重手多杀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可人贩子该死,他出手没有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这次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刚才进屋看到一系列死人,心里感觉到的是诡异。

    一屋子人聚集在一起,张着嘴死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以往遇到过许多诡案,所以第一感觉是诡异,直到现在才逐渐回过味来。

    自己辖区的听天监驿所内死了人。

    堪称灭门!

    此时他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,站在门口晒着太阳却感觉不到暖意,北风吹在身上也感受不到寒意。

    本来他来驿所想看热闹,结果来了一看,自己家的塔被人偷了!

    徐大知道他心里不好受,走过来递给他一个烤红薯说道:“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摇摇头:“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心里难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胸膛借给你依偎一下?”

    “滚,还是把烤红薯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一口热乎乎、甜滋滋的红薯下肚,王七麟感觉精神振奋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一边吃着一边分析道:“驿所三十一个人,全进入一间屋子,这很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大印驿所人员多且杂乱,身份尊卑有别、性子迥然相异,他们没什么事不可能出现在一起。

    徐大也知道这点,说道:“不错,可是看他们样子又不像是被强行叫到一起,然后有东西出手要了他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还有个可能,他们是死亡后被聚集到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徐大问道:“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七麟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事情变得很没有头绪,驿所灭门给他带来的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本来他要做的是来驿所找到赵荣生这个大印,抓起赵荣生审讯他,从而寻找他和刑天祭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赵荣生消失不见,驿所人员全数死亡,他无法继续追查刑天祭相关案件,而是要从重从严的调查驿所灭门惨案。

    一切乱套了。

    谢蛤蟆进去后过了一阵才出来,他说道:“所有人都是身体干枯、面部正常,老道士走南闯北有些年头了,这个死法,第一次见道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会不会是僵尸所为?黄君子说下九门有黑茅中人,他们炼出来一只铜甲尸。”

    谢蛤蟆摇头道:“僵尸喜食人阳气,这点没错,可是它们只会暴力取食,死于它们手中的人往往尸体都凑不起来了,绝不会是这么一群人全都尸身完整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鬼祟作乱,应当是有大妖魔现世!”

    王七麟叹气道:“这妖魔一定很厉害,黄君子在地牢中、他的人在驿所外,内外都有人,可是内外都没有看见或者听到异常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无奈的摇摇头,案子很难办,对手很强大。

    谢蛤蟆淡淡的说道:“谁告诉你的他们没有发现异常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王七麟一愣,“我问过了,没有问出来。”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七爷,他们未必对你说了实话,如果有人在说谎呢?”

    王七麟沉默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武方宅带着仵作走出来,说道:“丙师傅,向王大人汇报一下你们查出来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一名面色黝黑的老汉走出来要跪地行礼,王七麟扶住他道:“老师傅何须多礼?”

    老汉陪笑道:“敢叫大人知道,小老儿不是多礼,小老儿是驿户,见了大人当然要行礼。”

    历朝历代有良民、贱民制度,良民能正经吃饭穿衣、能读书考科举、想要去往何处都行,还有一些人的社会地位低于他们,这就是贱民了,不能读书不能穿绫罗甚至不能走大路中央。

    其中最为广泛的良民是士农工商,贱民则是驿营乐仆。

    其中驿户指的是家里有直系亲属犯罪后逃跑,家属被贬为驿户;营户是流民,背井离乡被迁移到一个新地方而成;乐户是专门从事色情服务的人员,不仅是娼妓,还包括老鸨等。

    仆最好理解,就是卖身为奴仆的人。

    解释之后他还要下跪,王七麟扶起来说道:“事情紧急,不必拘泥于礼节了,你直接汇报你们查出来的事。”

    丙师傅知道他是宽容自己,心里感激便仔细说道:“我们查看尸首三十一具、解开尸首十五具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尸首死前表情貌似正常、实则怪异。”

    “死因不明,但解开尸首皆是精血干枯,初步推测他们是死于血气枯竭。”

    “另,具体死因时间难以确切推测。天气寒冷,屋子中生有炉火,炉火燃烧多久不清楚、尸首在屋子中放置多久也不清楚,粗推的话死亡事件已经超过十二个时辰,大约在十二个时辰到十六个时辰之间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仔细听他的报告,等他说完后问道:“你说他们表情貌似正常、实则怪异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丙师傅正色道:“尸首的位置未曾改变,小老儿具体查看了他们的表情,发现他们保持着一种正常表情,可根据他们位置和彼此间表情联系,他们表情很怪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是两人对面坐在一起,一个在笑、一个在打哈欠;有的是三五人围坐在一起,可是一个张嘴做饮酒姿态、一个闭眼打呼噜、一个姿态怒叱,这怎么会对呢?”

    “而且,”他顿了一顿,面色肃然,“小老儿还看到于正力士和金仕达力士坐在一起面露笑意,这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全俞马县都知道,这两位力士素来不对付,日前更在勾栏院里为争窑姐儿刚大打出手,这样时间没隔开几天,他们怎么会突然坐在一起说笑呢?”

    王七麟听到他的分析点点头说道:“所以你的推测是,这些人是在不同房间死掉,然后被送到了正屋。”

    丙师傅习惯性要下跪:“大人明鉴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扶住他说道:“你以后别待在衙门了,到我们听天监来任职,本官给你游星职位,这样你就可以摆脱贱民户籍了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有验尸本领且洞察力强,难得的是他有很不错的逻辑,这样再加上他年纪大有经验,对经常与亡者打交道的听天监来说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丙师傅愣住了:“啊?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本官愿意收你进听天监,帮你和你子孙后代摆脱贱籍。”

    丙师傅大喜,激动的胡子颤动:“多谢大人赏识、多谢大人恩赐!”

    王七麟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老先生无需高兴,你看到了,在听天监过活就是脑袋挂在门口,指不定就让什么东西给摘走了。”

    丙师傅笑道:“小老儿年已花甲,这辈子活的赚够了。现在能给子孙挣个脱去贱籍的机会,这是赚大了,大人万勿担心,日后不论是抓鬼还是找妖魔,小老儿都不甘人后!”

    王七麟用不着让他去跟鬼和妖魔打交道,他只需要这老头验尸。

    从他做出巡查七县掌控听天监的决定开始,他心里便隐隐有了个日后发展的大体轮廓:那就是组建一支专业的降妖伏魔队伍!

    至于模板?

    他没怎么念过书,但在梦中见过地球上的警察队伍,这样他准备按照警察队伍的模板来建队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后话,当先最要紧的是解决驿所灭门惨案。

    得知俞马县驿所被全灭掉了,武景湛大为震怒,当天他就带上了武宝安和天武门精锐弟子火速赶来俞马县,全力要配合王七麟来调查此案。

    这是重案!

    王七麟感觉有压力,武景湛的压力更大!

    听天监一个驿所在他的辖内出事,朝廷可以以此向他发难的,毕竟他可是当地府尉,主管一府治安。

    赶到后他先看现场再看报告,看完之后也懵圈了:“杀人者什么目的?它为什么把尸体全给汇聚到一起?还有你这个眼线,他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我要继续调查他,如果有消息,一定告知武大人,绝不隐瞒。”

    武景湛说道:“好,我也马上去调查,互通有无。”

    黄君子有修为在身,喝到热水、钻进被褥中后便缓过来了,王七麟将他和陆师给叫到一起仔细问了起来:

    “你们在驿所门口闹腾,赵荣生有没有露过面?”

    “有,”陆师笃定的说道,“我们得知他有在赌场宿赌的习惯,随即在凌晨给他下了套,等到赵荣生和我们找来的姑娘办事后,我们兄弟趁机发难来闹。”

    “赵荣生问过我们怎么解决,我们故意为难他,不肯解决这事,追到驿所门口大喊大闹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最后一次露面是什么时候?”王七麟再问。

    陆师想了想说道:“昨日的辰时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算计一下,从昨日辰时到现在大约是十四个时辰多一些,丙师傅推测的死亡事件是十二个时辰到十六个时辰,两相能够对应起来。

    他问过陆师又问黄君子:“你是在哪里找到的被拐孩童?”

    黄君子说道:“我托人调查了下九门,发现下九门在俞马县有个分舵,于是便在夜晚潜入他们分舵中,然后发现了一处地牢。”

    “孩童们便被困在地牢里,我击倒了地牢中的守卫,带出了一些孩童,将他们藏入了三星庙中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你怎么不带你的手下去攻击他们的分舵,而是自己潜入其中?”

    黄君子有些忧伤的说道:“他们没有什么神通,我有五行遁术,所以探查的活都是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本想以土遁潜入这分舵中查看下九门的人员部署,结果我遁出去没多远,忽然面前豁然开朗!”

    “我直接遁入了他们地牢!”

    王七麟无言以对,这什么运气?

    遁入地牢中中也就罢了,黄君子出现后进入了一处牢房,吓得几个孩子嗷嗷惨叫。

    地牢有人看守,守卫们闻声抬头正好跟他打了个照面,黄君子一看没辙,只好遁过去当场撂翻了几个守卫。

    这样他就没法继续探查下九门情况了,发现自己打草惊蛇,他果断打开地牢天窗就近带走狗宝子等孩童。

    黄君子这边实力太差,下九门有高手咬住了他,他只能将孩童们安置在三星庙,自己外出去避风头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孩童,他便利用土遁和木遁之术去制造出了老庙闹鬼传闻,然后再一次给孩童们输送食物补给的时候,黄君子发现自己被净尸给追踪了。

    本来他有五行遁术,净尸虽然能御风而行,可是他一个土遁就跟老鼠钻了地洞一样,净尸很难找到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可惜他遇到的不是一个净尸,是一群净尸在围剿他,这样他一番折腾,最终还是被净尸给抓了。

    王七麟耐心的听他说完,道:“你为什么不去找我求援?”

    黄君子无奈的说道:“当时天降大雪,交通不便,我没法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你有五行遁术,还在乎天降大雪?”

    黄君子愕然道:“你以为我的五行遁术能连着遁走上百里吗?阿七,你可能对我的实力,有过高的期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时不知道俞马县听天监有问题吧?怎么也不来听天监求援?”王七麟再问。

    黄君子肃然道:“你们官家的人,除了阿七你,其他人我谁都信不过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又自得一笑,说道:“等我被抓了送到这个驿所之后我就知道我的小心谨慎很正确,如果我来找赵荣生求援,怕是老母鸡给黄鼠狼拜年,把自己当菜送!”

    王七麟点点头,皱着眉头陷入苦思。

    徐大说道:“七爷,咱们现在是不是应当赶紧去挑了下九门?”

    王七麟摆手道:“不,暂时不能动他们。”

    刑天祭太神秘莫测,听天监在查、武氏也在查,却没有查到他们的具体讯息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来看,下九门就是他们能联系上刑天祭的唯一纽带,他不能断掉这条纽带。

    沉吟一番,他说道:“徐爷,你去告诉武方宅,让他告知衙役和仵作们,绝不能走漏驿所灭门消息,但又要告知这些人驿所里死掉三十二人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他说,听天监发现的三十二具尸体中除了三十一个驿所人员,还有一个是身份信息不明的外地青年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全县把能派的人都派出去,盯死各个县城各个出口,防止下九门将他们手里的孩童转移出去!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大雪封路,下九门分舵拐到孩子后只能留在牢房里,黄君子抢走几个后他们立马连同打通的听天监一起去抓黄君子、找孩子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猜他们现在孩童不够,或者说刑天祭急着要孩童!”

    “这样咱们先封路,让他们更加没法子将孩童们送出去,憋他们两天,到时候咱们接近下九门,想办法加入其中,他们那时候一定着急将孩童送去给刑天祭,咱们顺水推舟也就就能接触到刑天祭了!”

    他要尽最大努力稳住下九门,不能让下九门知道救走孩童的黄君子已经落到听天监手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准备带上谢蛤蟆和徐大去接近下九门,打听刑天祭的消息。

    得知他的决定后,谢蛤蟆沉吟道:“七爷,老道士觉得你的方向未必正确,驿所的事未必与刑天祭有关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无奈的说道:“我也知道,刑天祭手腕酷烈,嗜好将人碎尸万段,驿所中人尸首齐整,按理说不是刑天祭下的手。可是,咱们并没有线索,总不能只呆在驿所里分析吧?必须得有所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谢蛤蟆轻轻叹了口气,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黄君子已经将下九门在俞马县的地址告知王七麟,第二天下午他们收拾齐整准备出发,但临行前却被武景湛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武景湛将王七麟叫去了衙门,指着一个乡绅打扮的长须中年男子说道:“王大人,案子有点眉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眉目?”王七麟大喜。

    武景湛知道他心急,便简单说道:“昨天本官查看了案情之后便用鹞子传书给了府城和另外六县,并通知天武门上下一起调查关于尸首完整却变得干枯的人,然后俞瑞县捕头送来一个消息,说他们县里前两天出现过这样的古怪尸首。”

    他指向长须中年男子道:“剩下的便由这位戚员外与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男子拱手行礼,说道:“学生戚南文见过王大人,武大人说此案事态紧急,学生便不以全礼相见,还请王大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挺怵跟功名在身的读书人打交道,礼节太冗杂了,所以听戚南文这么说他很是高兴,急忙回礼道:“戚员外无须多礼,请速速将你知道的事情告知于我。”

    戚南文说道:“事情得有月余前说起,学生有三个儿子,其中长子与二子皆以成家,只剩下一个小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这小儿子叫做戚小弩,他自幼还算聪慧,又喜欢诗词歌赋、四书五经,所以学生痴心妄想,想让他能考取功名,日后择良机报销朝廷,所以迟迟未给他订下姻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约十天前,犬子身体忽然每况愈下,大风一吹便害了风寒,学生请来郎中为他诊治,郎中说他身体虚弱、阳精亏损,导致寒毒入体而生病。”

    “得知此事学生大为震惊,因为犬子身边并无姑娘,他怎么会身体虚弱、阳精亏损呢?”

    王七麟沉声问道:“是不是犬子身边书童甚俊秀?”

    戚南文摇头。

    徐大沉声问道:“他是不是双手灵活、喜欢夜读黄书?”

    戚南文还是摇头,他说道:“不,犬子并无龙阳之癖、断袖之好,也不懂自渎之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王七麟有点不耐烦了,这戚南文说是要直入主题,怎么还是叨逼叨这么多话?

    而且叨逼叨这么多话也没啥意义啊,连个热闹也看不成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看向武景湛,武景湛悄悄的下压手掌示意他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戚南文继续说道:“学生仔细询问他,才得知连续几天有一位俏佳人每到午夜来寻我犬子,二人起初谈诗论赋,可是耳濡目染动了情,连续几天两人痴迷床笫之事,这才导致他身体虚弱。”

    “得知此事,学生自然大惊,须知犬子卧房与书房俱在我家宅内部,若有外来女子进他房间,我家护院和门房岂有不知之理?而且这姑娘只有午夜才来,她必然非人哉!”

    “可是请大人须知,学生自小嗜读《神异经》、《搜神记》等玄奇志义,对谈狐说鬼之事颇为感兴趣,并不抗拒娶个女鬼或者妖怪做儿媳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王七麟总算有点兴趣了,他希望王六五也能这么开明。

    徐大实在太了解他了,看到他抖擞精神就知道他想放什么屁,便凑上去低声道:“七爷,你可以引荐这戚员外跟我大叔认识,物以类聚、人以群分,不对,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也不对,总之他们俩在一起久了,大叔耳濡目染,估计也会希望你娶个女鬼妖怪啥的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严肃的点点头,好主意。

    他又担心的问道:“戚员外一看就是地主,跟我爹怕是做不成朋友。”

    徐大继续给他出主意:“要不然大爷给你爹弄几本玄奇志义书籍看,培养一下他的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不识字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识字啊,到时候大爷可以给他念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很感动:“好兄弟,以后我跟绥绥有了娃,认你当干爹。不过你给他读玄奇志义的书就行了,别给他读黄书,我不想再有几个后娘。”

    两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,而且一本正经,时而表情严肃、时而表情愁闷,弄的武景湛以为他们有啥发现了,对两人的洞察力大为钦佩。

    戚南文自顾自的说道:“当晚学生便带护院们守护在犬子卧房外,结果到了半夜我们并没有见到有人出现,可屋子里却凭空多了个姑娘的影踪!”

    “学生着急,带着护院们冲入屋内,这时候一个妖娆姑娘从犬子床上跳下,她迅速变小,最终钻入床下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带护院们将床铺给掀开看了个仔细,却什么都没有找到!大人,您说这事不是怪了吗?”

    “更怪的事情发生在次日!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